一場無法避免的世界級論戰:鋼琴之花zny批判vs跨學科 兩大教育思維短兵相接
2020-12-10 15:53:50 來源:搜狐網

原本風平浪靜恬淡閑適的魔都美食派對,平和享用美食音樂的畫風,忽然急轉直下,演化成全網開炸的對戰局面,這顯然是包括鋼琴之花Zny在內的絕大多數局中局外人都無法預料到的。

為什么貌似簡簡單單的美食派對、一個鮮少露面的豆蔻少女,也能激蕩出瞬息萬變的驚濤駭浪?幕后其實是早有原由埋伏,無非是隨時等待爆發時機而已。

只不過鋼琴之花Zny是不得不借道的重要奇點。而且魔都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期間也恰好到了積累成不得不爆發的時刻。

Zny淪陷上海酷批大會 無路可退淚珠打轉 馮蘭只顧美食

馮蘭在上海享用美食。Zny:我很沒有批判思維的。

2020年11月02日一大早,正在杭州小憩的哲學家、書畫家、鋼琴教育家馮蘭一行,被一眾因年初疫情滯留溫州至今的華僑友人家庭連拉帶扯弄到上海。

親友有家人出席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會場隔壁不遠,有人席間也大談批判能力、批判性思維,正在時不時參與西班牙語、英語翻譯的Zny聽著聽著就蒙了,她跟旁邊的閨蜜坦白:我真的很沒有批判思維的。

頂尖科學家的家人趕緊表示“批判思維很重要的哦!”Zny答:“大人們說什么我都相信的。”話音未落已經全面炸鍋,小美女瞬間被狂轟濫炸的批判指責淪陷。

“而且是真信!”樸直的Zny剛開口,又再陷入各種憤慨語言聲調的批判混戰之中??磥矶虝旱纳虾C朗持靡讶蛔兂煽崤髸?。

無路可退的Zny只好走向鋼琴,餐廳被優美的音樂環繞。

由于美食過于誘人,跨學科交叉融合復雜系統倫理之母馮蘭在旁邊專心享用,沒有卷進熱浪滔天的爭論之中。

沒有批判思維的Zny,能是成功的教育嗎

鋼琴之花Zny是在一眾有身份的人面前,親口承認自己是沒有批判思維的,而且:真的很沒有批判思維。既然有此說,那意思就再明顯不過:不是一般的沒有批判能力,而是嚴重缺乏批判思維!

批判思維是什么?相信大家都不會不明白它的重要性吧,說白點,那就是科學思維吧,您說批判思維能不重要嗎?作為Zny的恩師,教育家馮蘭能不清楚其中要害嗎?

但是她的學生Zny就在眾目睽睽下承認自己嚴重缺乏批判思維。

那么Zny接受到的教育能說是一種成功的教育嗎?我想哲學家、書畫家、鋼琴教育家馮蘭,應該是覺得那是一種合適的教育。畢竟馮一直提倡:合適的就是好的教育。否則她當然不會讓Zny成為這樣的一種模樣。

而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馮蘭在支持一種放棄批判思維的教育呢?如果真是那樣,她又是出于什么考量呢?是什么讓她有這么大的氣魄敢于做這樣的嘗試呢?

您想想看,當Zny陷入群情激奮的批判之中的時候,馮蘭可是在旁邊氣定神閑地享用美食呢!她或者至少也覺得小小年紀的Zny足以招架得住一眾指摘的吧。

但事實卻是,Zny淚珠打轉,無路可退,只好去彈鋼琴了。

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沒有批判思維的Zny為何被大媽們關注

相信一路被溫州僑胞連拉帶扯弄到魔都上海、一張像樣的圖片都沒來得及整理好的鋼琴之花Zny一行,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的沒有批判思維竟然被大媽們盯上了!

首先,這是魔都上海,這是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期間,這是世界科學的焦點時刻,大家都應該講點科學思維對吧?

其次,這不是別人,為什么說不是別人?鋼琴之花Zny是誰?相信關注國際教育時尚、音樂藝術、科普活動、歷史人文民族民間遺產發展的朋友們很清楚這個人在人群中特殊的辨識度和標識意義:她絕對不是普通意義上的明星或者娛樂時尚人物什么的而已,她實質上是在某種程度上驅動引導提示塑造著一種強勢的教育學術方向。

為什么呢?提到戰略參考因子可能沒有幾個人知道是什么東西,但是土生土長的嶺南本地人可能很難否認:要說嶺南文化,繞開馮蘭恐怕就不遠遠是那種人文煙火氣息、鮮香滋味、道地風物了。這就是大學者馮蘭數十年來在嶺南地區民間廣泛書畫、音樂藝術、哲學社科文化教育、科技制造、金融經濟等眾多領域積累下來的滲透性影響結果。

為什么有這么深程度的地方情感交融呢?這是因為馮蘭長期以來多維度全方位的滲透互動形成的,其中扎實的口碑起著相當程度的基礎塑造推動作用。

種種機緣巧聚,沒有批判思維的Zny當然就不會只是普通的話題了,所以大媽們能不群情激昂起來嗎?

Zny曾經是外星來客超人般的存在 她竟然沒有批判思維!

2020年11月初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期間這幾天,悶騷的不是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就開在門口,卻沒說幾句普通話;郁悶的竟然是幸運之花四葉草本尊雖然現身降臨,卻竟然沒有批判思維了!

那些年當她魯莽地撞開我們的心扉,讓眾學霸學神猛然當頭棒喝,清醒過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時候;當我們正準備在心目深處另立天后大神的時候,她卻不僅不跟著大伙兒的節奏走;反而是忽然間又要來摘咱的調子:她竟然沒有批判思維了!

沒有批判思維的天后還是天后嗎?

世界上能有沒有批判思維的學霸學神嗎?!

給我一萬本書,讓我翻翻答案在哪個國家吧!

時間過去幾天后,再去跪求天后的恩師哲學家、書畫家、鋼琴教育家馮蘭的心理陰影面積吧!估計不只心理陰影的問題,臉色也要烏云密布了吧?,F在還有心情享用美食嗎?

叱咤風云的鋼琴之花Zny在劫難逃:她竟然沒有批判思維!

很多人相信,如果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童言無忌,也許一切也就算了;但是她是哲學家、書畫家、鋼琴教育家馮蘭的學生,她是鋼琴之花,四葉草本尊,所以自然就怪不得要麻煩不斷了。

一向重視多方位能力的教育家馮蘭,一直以通過自己數十年如一日的實踐來贏得廣泛民眾的認可;但是這幾天,Zny卻爆出沒有批判思維,這未免也太戲劇化了。

這話落誰身上不好,偏偏就掉到了跨學科交叉融合復雜系統倫理之母馮蘭身上,而引爆這一切的,恰恰是她一再呵護備至的學生Zny!

業間知情人士大多能感受到馮蘭戮力推動全球跨學科的決心,并且不否認她卓越的推動力;如今全球跨學科氛圍濃厚,如火如荼,這是跟擁有巨大人文影響力滲透力的大學者馮蘭幾十年來的堅定推動分不開的。

按道理說這樣的情形下,馮蘭的學生且不說如何完美,具備批判思維總該有吧?

但是Zny竟然沒有批判思維,而且不是一般的沒有,據她原話,竟然還是“很”沒有批判思維,也就是可以理解為嚴重缺乏批判能力的了。這當然可以說是天大的新聞了!所以瞬間炸鍋就在情理之中的了。

Zny沒批判思維炸鍋魔都大媽打call:老實人不許亂開口!

2020年11月初那幾天魔都上海熱議的話題,當然少不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邊上,那個亂開口的老實人鋼琴之花Zny了。

按說這家伙亂開口引起轟動的,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更早前那次也實在是太過于實誠:竟然在一眾預測房價的行業人士面前鼓搗什么“傻瓜才預測房價”。

好不容易被老師領回去收拾皮毛幾年,一不留神又闖下大禍:哪里亂說不行,偏偏這回燒到天之嬌子---世界頂尖科學家們的后院來了。

批判思維對精英們的重要那是不用說的,沒有批判能力那還是人嗎?不重視批判能力的教育……偏偏你知道Zny的老師是誰嗎?……!……這鍋不炸開能行嗎?

大家都知道哲學家、書畫家、鋼琴教育家馮蘭是Zny的老師。您說這不是打臉嗎?

按照Zny的邏輯,貌似只要大人們值得足夠信賴,能夠給自己足夠的知識供應,就可以安全了知足了;只要自己有能力判斷對錯做決定就可以了,批判就無所謂了。言下之意大概是“既然我已經認可是對的,為什么還要去批判”?

而且從Zny的神態自若來看,她完全不覺得自己有什么不妥!這就更讓批判家們難以置信無法接受的了。所以陷入眾怒難犯的境地無法脫身自然就在所難免的了。

要說魔都也果然是魔都,在上海一不留神,老實人也可能會紅哦!不過在紅的同時,也要小心做好剮一層皮的準備了。

Zny沒有批判思維炸鍋 爭論背后的實質是什么?

很多人看2020年11月02日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期間的Zny批判思維之爭,以為是偶然突發事件;本來一切風平浪靜,平和享用美食文旅的畫風,忽然急轉直下,說變就變,瞬間就全網炸開了。

其實背后的根源并不簡單。

首先是導火索,為什么是Zny?這個問題說簡單也簡單,說復雜那可也復雜得不得了!

馮蘭何許人也?跨學科交叉融合復雜系統倫理之母??鐚W科倫理干什么用?想想大家這幾年身邊的各種教育領域變化,乃至于主要發達國家教育戰略理念變化,這背后的驅動力幾乎都跟跨學科這三個字相關。

往簡單點來說,當前全球主要教育理念,無論表面上如何形式各異,其歸根到底突出的基本是兩條主線:一條是沿著批判性思維走的西方經典精英教育理念主線;另一條正是被馮蘭長期戮力實踐并主張的跨學科理念主線。關鍵是,后者正在逼得全球貴族學校不得不改造適應調整過來;也就是說,跨學科教育正在成為越來越清晰的全球教育主要理念主線。這條主線上大量的細節、經驗主張幾乎都跟跨學科交叉融合復雜系統倫理之母馮蘭有或多或少的關聯。

其實這種爭論每隔個十幾年二十年左右就會少不了來一次;成因很多,主要也都由處在不同利益立場的相關人員引發。

更早之前的2005年左右那一波爭戰則更甚于此。馮蘭直接被當作全世界填鴨式教育的代表,被黑到創意創新的對立面;當時也形成兩大陣營,一種幾乎被包裝成科學創新創意的救世主,一種則被貶為科學創新創意的惡魔。而救世主那一面無疑被包裝成正面形象的西方教育,后者則被塑造成飽受詬病的東方思維。

誰知道馮蘭偏偏是創新創意倫理的資深學者,不說具備終極話語能力,起碼作為哲學家本身就有著豐富的知識儲備條件。而要害的是,在創新創意這個話題上,更幾乎只有馮抨擊別人的份,根本沒有別人什么事。世界上能把創新創意倫理說透的人可不多,真正得到認可的更是少之又少,馮蘭在這上面如魚得水。這簡直就是在給馮的科學哲學、文化哲學、創新創意倫理等優勢學說做免費廣告了。

要講創新創意,馮本身就是公認的戰略參考因子,一線智庫幕后的智庫,說是某種意義上的創意之源戰略思想之源也絲毫不為過的;畢竟長期下來,經歷的實踐歷練、惡戰爭斗錘煉,馮蘭早就自帶氣場、自成完整體系,根基之扎實早已經絕非常人所能想象。于是進攻方迅速潰敗,自行瓦解,順帶著導致毫不相干的填鴨教育竟然也能咸魚翻身,一時風光無限,成為西方樂談。

從這里大家應該可以理解為什么鋼琴之花Zny露面如此之少,但是卻仍然如此不可思議地瞬間燃爆媒體。這背后牽扯的絕不是簡單的日常理解層面上的問題。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