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當過騎手的freelancer不懂自由
2020-12-31 14:45:45 來源:壹點網

被996逼瘋的員工都幻想著有朝一日成為freelancer(自由職業者),但他們最后往往發現,freelancer只擁有名義上的自由。

自由職業后,該寫的稿還得寫,該做的ppt還得做,你以為你選擇了廣闊天地,實質上卻只是選擇當了一名沒有固定合同的臨時工,更不用說無班可上就意味著無魚可摸。

在家freelance的你

只要用電腦連著wifi工作,freelancer就還是個無聊的白領,被拴在資本游戲的框架里動彈不得。

很多freelancer都被老本行限制了想象力,過去在公司當設計師,實現自由職業后,依然做圖做到昏天黑地,除了辦公地點變成了出租屋和咖啡館,自己和社畜依然別無二致,全然忘了自己出來單干的初衷是為了體驗更多種形態的生活。

“我以為freelancer的工作自由根本無法實現,直到我成了一名餓了么騎士。”

自由職業者的一天,就是從工作派發人的手里收集各種各樣的委托,像在玩一個大型開放世界真人RPG游戲。而餓了么騎士接到的任務,要比傳統意義上的freelancer有趣得多。

“上個月我接到個跑腿訂單,那女孩讓我去一趟系統定位里的公園,不用代購也不用送餐,她就讓我把她和前男友在橋上拴的情人鎖給撬開。”

如果你對餓了么騎士的定位還停留在幫你帶點零食送瓶水的階段,那是時候革新一下對他們的認知了:作為當代freelancer,藍騎士們的工作比你想象得還要新奇高端。

他們昨天能幫你斷姻緣,今天就能幫你安家置業——見過在售樓處上班的外賣騎士嗎?不是只有能說會道的人才能當好銷售,走過路過那么多小區,什么房子看上去靠譜,藍騎士心里多少都有點數。

您看住哪棟樓取餐方便?”

不少優秀的freelancer都是職場上的多棲動物,當DJ的會做海報,寫劇本的也干剪輯,有人這邊在美術館里辦著西方當代藝術展,那邊就能幫朋友策劃一場傳統中式婚禮。

按照這個標準,餓了么騎士更是不折不扣的全能freelancer,湖州人陳建在他的藍騎士生涯中,就體會到了各種職業的樂趣:

有不懂做飯的男生叫陳建送菜到家后,陳建幫著他給女朋友準備了個兩菜一湯,當了一回廚師;

有人想在辦公室里擺兩盆好看的花和同事社交,陳建給顧客挑了一盆多肉和一盆含羞草,又做了次綠植買手;

最讓陳建感受到藍騎士工作自由度的,是一次他接到“上門遛龜”的跑腿單,雖然一小時只掙了十幾塊錢,但能騎著電動車帶烏龜在城市里兜風,是忙碌生活中一份奢侈的愜意。

抖音@藍騎士建哥

陳建在做外賣騎士之前是個設計師,他的同事更是各有各的老本行:武術老師,舞蹈老師乃至電氣工程師都“不務正業”地送起了外賣,藍騎士的隊伍中還有不少985碩士研究生、程序員和自媒體從業者,可謂藏龍臥虎。

在這些人看來,成為一名外賣騎士是一輩子值得體驗一次的生活方式,他們是精神上的freelancer,從不自我設限,而是會主動給職業生涯尋找新的挑戰。

“每日穿梭在大街小巷,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瀟灑的都市游俠。”

居住在城市里,能讓你覺得自由的瞬間不多,大多數人都被困在工作與社交一畝三分地中,感受到的只有重復與疲憊。

而對于穿著藍制服的freelancer來說,當一名外賣騎士就像是一場冒險,他們永遠不知道下一單自己會被“發配”到什么地方,是去大學后山接頭還是到女生宿舍驅趕蟑螂……只要你一個訂單,總有人會為你義無反顧地穿行猛獸區,完成專屬于騎士的使命召喚。

您的外賣正在被虎視眈眈

也正是這些來者不拒的freelancer,承包了我們生活中太多不想干的“臟活”。

餓了么外賣騎士李瑞豐就曾幫顧客背過黑鍋——他那次接到的單子,是幫忙把客戶家的貓送去寵物醫院做絕育,為了不讓貓記恨主人,他陪著顧客上演了一出搶貓大戲,多虧了李瑞豐曾在橫店做過群演,修煉了一身好演技,那只貓割完蛋蛋回去第二天就去找主人踩奶了。

抖音@橫店外賣李瑞豐

李瑞豐的抖音賬號里,記錄著幾十條他外賣騎士生涯里接到的“奇葩訂單”:他給廁所蹲坑的顧客帶過衛生紙;在氣溫驟降的一天幫老母親給孩子送過秋褲;也借著送餐的機會幫異地戀的女孩偵查男朋友家有沒有別的女人……他freelance的范圍足夠跨界:是演員,也是偵探,更是你隨叫隨到的生活保姆。

用李瑞豐的話說:作為一名萬能的藍騎士,只有顧客想不到的,沒有他做不了的工作。

李瑞豐還是一名“音樂騎士”,曾在b站夏日畢業歌會上傾情演奏獻唱

在逐漸賽博化的2020年,我們的世界里有太多物與物的聯結,而在顧客向餓了么騎士發出的一單單奇葩訂單的背后,則是無法被計算機測量的人對人的需要。

當你看到你的餓了么騎士出現在很多預料不到的地方時,千萬別覺得他們在偷懶,藍騎士們只是在完成自己freelancer的任務。

“有個顧客要我幫他去商場挑褲子,每一件我都先自己試穿,然后拍給他看,我體驗了作為男模的一天,再過一陣子沒準我就能沖擊維密了。“

甭管搞怪頭套還是鍋碗瓢盆,都能給你代購

當你習慣了讓外賣騎士上樓時取一下包裹,下樓時帶袋垃圾時,你該意識到這并不是藍騎士的本職工作,他們只是憑借一名freelancer的熱情當起了快遞員和環衛工人,于是成了每一棟居民樓乃至每一座城市運轉的潤滑劑。

曾有人說,餓了么是中國街頭文化真正的代言人,因為我們的街道上最多的不是滑板,而是電動車。你甚至可以把隨處可見的藍騎士當成一個你值得信賴的“街頭幫派”,當城市里有危險出現,有時最先趕到的不是警察和消防員,而是迅速集結起來的臨時救護隊。

藍騎士既能救命,還能治病

疫情期間,藍騎士更是讓人無比安心的存在。當年初我們不得不隔離在家時,是騎手們將藥品和生活必需品運送到每家每戶;在武漢,也是他們上門喂養與救助了許多留守在家的寵物;電動車承載的不只是食物與貨物,還有人性的溫度。

今年年初給武漢協和醫院義務送餐的“飛虎隊”外賣服被收藏進了國家博物館,餓了么藍騎士給武漢市民帶去的那些溫暖的瞬間,也被收藏進了每個人的心底。

餓了么騎士或許正是freelancer的終極形態,哪里有需求,他們就出現在哪里,無論晴天還是下雨,乃至人人急需幫助的疫情時期,藍騎士們都從未缺席。這樣的freelancer,每個見識他工作效率與熱情的“老板”都會成為他忠實的回頭客。

那個既能為你換燈泡,又能幫她帶土特產,還能劃著船給你送餐的熱心freelancer并不會影分身,他只是總是知道你需要什么,并準時出現在你面前而已。

“我們的世界里沒有能打怪獸的超級英雄,但卻有由涓涓細流匯聚而成的騎士精神。”

在這特殊一年的尾聲,餓了么為所有藍騎士送上了一部微電影《小哥們》。藍騎士們在電動車上奔馳過的幾億公里路,編織成了都市生活里人與人聯結的網。每送達一份訂單,也是在送達一份情誼,更能讓下單的你知道:在這座城市中,總有你靠得住的人。

餓了么騎士電動車背后的送餐箱就像哆啦a夢的四次元口袋,從一餐一飯到世間萬物,里面應有盡有——但他們靠的不是魔法,而是熱忱。

因此,我愿意將他們稱作真正意義上的freelancer,當藍色的身影穿過鋼鐵森林里的風,藍騎士們也用自己那顆自由的靈魂,為接受他們服務的你我帶來了更多元的選擇和更自由的生活。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