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學天教育楊一老師:用陪伴去回應每一份需要
2021-01-04 09:18:04 來源:壹點網
楊一

學天明星講師

主講一、二級建造師市政實務

和楊一老師的聊天,是從一則組內“小八卦”開始的。

“前幾天下班后我們團隊一起聚餐,吃完散步登寶石山。上山途中,由于晚上路燈昏暗,石階路也是高低不一,有幾個女生恐高和害怕走夜路,尖叫連連。這時候我們組兩位小哥哥的體貼、暖心就都施展了,嘿嘿…平時還真看不出來喲”,說著她用手指做了一個比心的手勢。

楊一老師所在的市政科目團隊是公司中出了名的愛“團建”,她自己也愛好徒步和旅游。陽光灑下的光暈、天空在湖面的倒影、飛落在枝頭的鳥……這些關于美與自然的意象,很契合她的本性與氣質。于她而言,那些旅途中的人和事,情和景,承載著生活大部分的意義。風景擁有治愈身體和心靈的雙重功效,在讓身體恢復元氣的同時,也會因為背后蘊含的某種特殊意義讓人重拾信心。

她也愛讀書,遇到好詞好句會復制下來放進備忘錄。她給我看了幾句最近的摘錄,其中一句詩是這么寫的:“綠色的草叢生長/心中紅色的花朵盛開/懇切地低下頭/那樣執意/向人展示的時光”。

花朵綻放無聲,時光綿延溫存。楊一老師的心里,一定存著這樣一個溫暖的能量場。

把愛與責任傳遞下去

和楊老師聊天很舒服,她的聲音很特別,調略高,但給人一種踏實感,不快的敘事節奏,把一切都娓娓道來,就像一陣輕風,在湖面上吹拂起的一圈圈微瀾,讓每個聽者平靜。

一般訪談前,為了搭建框架準備,在我心中都會有預設的立場。這一次,原本對楊老師的預設標簽就是愛崗、敬業、嚴謹……

可她上來卻說:教師這個職位其實就是一面顯微鏡。

“有多少學員,你的缺點就會被放大多少倍。比如一瓶水,水質不好,就經不起幾千倍的透視,那上面的細菌絕對看得清清楚楚”。

這一理性甚至有點“直接”的回答,我想更多的源自她之前的職業軌跡。

2012年開始,楊一老師在上海一清潔生產咨詢機構任職,先后負責近二十個項目的清潔生產審核工作,涉及化工、涂料、油墨、印染、機加工、鋼鐵、注塑、裝配、焊接、混凝土等各類生產型工業企業。主要的工作,就是從環保角度對企業現狀進行分析,發現問題并協助企業進行改進。

她總結這份職業有三個關鍵詞:交流、編寫、輸出。

“如果現在讓我說,我會說雖然兩份工作是不同領域,但相似度是很高的”,她解釋到:“以前和不同類型客戶不同崗位人員溝通、打交道,現在是和各部門以及需求不同的學員交流;以前給不同層級的客戶做專項培訓,現在上直播、錄播、面授;以前是編寫文本報告,現在編撰各類教輔資料。”

“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經驗都是為現在、未來打基礎,在某一個時刻就會展現它的價值”,但在當時,她說不曉得這種經歷對以后有什么用,就像少年仗劍而不自知。

談到“價值”,我們聊到現在建工培訓領域的一些浮躁現狀:很多老師被流量裹挾,為了追求利益,為了粉絲數,而忽略了授課本身的質量。

“浪潮之上蒸騰出無邊的城池,圍起了很多目光短淺的人”。

楊一老師以她的視角敏銳觀察著這個快速變化的世界,她反思這件事,她覺得逐利本身不荒誕,畢竟“學術的意義有一部分就是活在當下”,但不能只為了“追風口”。

“踩中風口的人,常會有錯覺,做教師不能有這種錯覺”,她坦言:“這一點我挺感謝之前的工作經歷,專業知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鍛煉了沉得住氣的心態”。

陳晨老師說過:“做教學,一定要少一分功利心、多一分求知心,讓教學回歸教育本質,少看短期利益,多看長遠發展”。

從教多年來,她欣喜于學員的成長,沉浸于教學的創新。她一直在思考求索:什么是好老師?行業需要的老師是什么標準?隨著教齡增加,她也越來越深切體會到做一位好老師的不易。教育的目的是育人,作為市政科目的金牌講師,她的教學風格、授課質量都得到了無數學員的認可。

“除了專業知識,授課技巧、語言表達也很重要,比如如何在課堂上,輕松愉快地把枯燥的專業知識教會”。她說她特別羨慕北方的朋友,覺得北方語言感染力“老強兒了”,她特地模仿了一下兒化音。

“若精力有余,我還想學習心理輔導相關內容,尤其是臨考前,很多學員的心理負擔都到了極限,想要放棄的時候,需要有人去引導、排解”。

她主張拉近與學員的距離:與狀態欠佳的同學談心,安撫鼓勵;收集反饋,有針對性地點對課件內容調整方向;應對考試延期,她帶領大家研究對策并迅速拿出方案保證備考進度;考前心理疏導,她會根據學員特點采取個性化溝通策略;成績揭曉,她與學員們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悅,甚至比學員更開心……

“教別人學和自學不一樣,每個人的思維模式不同,自己會了,不代表copy出來能讓別人也懂。有些內容,自己心領神會的,要簡潔明了地傳達給對方,需要靠琢磨;這些人聽懂了,但還有些人沒聽懂,得快速反應過來他們卡殼的地方會在哪里,需要怎么換種方式去解釋,這也需要去琢磨”,她邊說邊反思:“每位學員適合的學習方法不同,不能一條路走到黑,需要多樣化教學,這點是從整個學習規劃來看,格局就大了,目前我還做不到”。

她說當教師需要“從大處想,從小處做”,唯有落實,才有成效。遠大的理想,都需要細化到腳下的每一步,到每一堂課和每一項具體的實踐中。

學天特聘專家魏國安老師說:“教師,于家庭,是希望;于教育,是使命;于國家,是未來”,楊一老師說她還達不到那樣的高度。“待人以誠,人必以誠待之”是她的人生格言,也是她對教師這兩個字最質樸的理解,立于三尺講臺,就要把這份愛與責任傳承下去。

用陪伴去回應每一份需要

我在碼這篇稿件文字的時候,系統輸入法常常會默認把“楊一”名字打成“楊逸”。

在字典詞條中,對“逸”字的解釋是:表示安閑、安樂;也表示超凡脫俗、卓爾不群的意思。

可能她自己也沒有發覺,我們在談到“自學考證的方法”這一話題時,她回答中關于“勞逸結合”中的“逸”的部分,就占了大部分的篇幅。

“勞逸結合,每月也適當有個放松的時間,出去看個電影、溜個公園、家人聚個會……學習工作晉升固然重要,家人、親人、朋友也是同為重要的,需要騰出些時間去經營、陪伴”。

陪伴,是楊一老師的人生關鍵詞。

陪伴,出現在講臺上。

“楊老師,謝謝你”,每每看到成功拿證的同學發來感謝的話語時,她都倍受感動。課后學員提出的意見,改善的建議,都被她奉為圭臬,也讓她在積極備課、力求質量的同時,想要一次次攀登自身知識體系與教學能力的高峰。“教學相長,與其說是他們感謝我們的付出,不如說是彼此成長,我們把知識竭盡所能讓他們理解、融會貫通,他們讓我們不再不斷學習,不斷進步”。

“今年八月份的時候,這位一建學員特別焦躁,學習到了瓶頸期,天天有事沒事都在看書,可是感覺越學越覺得什么都不會,什么都記不住,失去了堅持學下去的信心”,她分享了一則學員故事:“我們就根據學員的平常習題記錄,一步步幫著找到突破口,學習方法不到位,勁兒沒使到正確方向。聽、背、寫,我們讓他先試著堅持一個禮拜,慢慢來”。

她對學員說:“每天學習也會有疲乏期,和孩子、家人一起調整、恢復下,你是家庭的支柱,下一次學習動力會更足’”,楊老師期間多次關心、疏導,最終該學員調整了心理狀態,在考場上正常穩定發揮,順利通過考試,成功取證。

陪伴,出現在案臺前。

“團隊很重要,我很感謝我們組的每個人。大家團結協作、取長補短,每個人都在能最大限度發揮他特長的位置,團隊作業效率非常高。在家靠兄弟,出門靠朋友,工作靠伙伴。團隊嘛,不需要一人獨大,而是1+1>2”。

陪伴,出現在生活里。

她說自己也會有失落的時候,每個人都是平凡人,不快及無助的時候,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有個朋友在身邊,默默地相信、等待、陪伴,一起走過這段不快的時光。

陪伴學員,陪伴同事,陪伴朋友,她愿意用陪伴去回應每一份需要。

“能有陪伴我們同行的人就是幸運,即使只是一段路,也該感謝”

堅持,堅持,還是堅持

談到對一二建學員的寄語,她模仿電影《讓子彈飛》中的臺詞說:“堅持,堅持,還是堅持!”。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但還沒說完最后一個“堅持”,她就被自己逗笑了。

作為學天教學研究院的一員,“堅持”這個詞她不僅說給自己聽,更寄托了多學天大家庭的期許。

他希望學天能繼續沿著當下的發展路踏實走下去。“課程不需要太多,做精做全,督學到位,切實讓學員真正消化了、吸收了,我們堅信通關完全沒問題”。

優質的教研產品是學天的門面,也是核心競爭力,她希望學天在建工板塊的產品能做成行業精品,其他板塊的產品也愈加成熟,開拓更多新的培訓業務,尋找新的增長曲線,如注冊巖土工程師、一級建筑師等。

“劉總經常說,一家教育機構的教研就好比一臺機器的發動機?,F在我們學天擁有幾百人的教研團隊,而且又專門成立了由眾多行業資深專家組成的教學研究院,教學質量等各方面肯定還會更上一層樓。所以我覺得學天作為教育培訓的領頭羊,這個“發動機”是最強有力的競爭力。外圍還有一群滿滿使命感的學天家人們,一起踐行“讓人人享有優質教育”的使命“。

明天會更好。

2021年,學天即將迎來自己的第12個年頭,過去的榮耀和困難皆已過去,時代在每個學天人的心中埋下了一粒春天的種子。

談及對學天未來的祝福,她的祝語還是烙著深深的個人印記:

“無論我們經歷什么,只要秉著教育的初心,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做透,未來的日子,就無所謂春色,因為處處都將是春色”。

2020在倒數計時,凜冬即將過去,等待春天。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