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大師離世 西方古典音樂技術圣殿失去主梁
2021-01-04 17:39:17 來源:百度百家

2021新年音樂季,全球古典音樂愛好者八卦熱聊死亡雙十字星魔咒的同時,卻鮮有人對魔咒背后深陷疫情危機中心的落寞大師家庭表現更多寄意??诙鄠鞯膸熗街平逃J街浦庖坏┰诤罄^乏人、受業弟子勢單力弱或者陷于突發災害疫病的時候,大師名望就只能歸終虛空:或者連一束像樣的、寄托哀思的鮮花可能都沒有。

當代西方古典音樂熱一直以來其實都存在嚴格的世俗和殿堂樓閣之間的分野。世俗的一端在眾情激昂之中高速裸奔,一個表面形式上的噱頭輕易就足以支撐優越的高級感,人頭攢動人聲鼎沸車水馬龍熱鬧喧囂如市井;真正殿堂的一端則由于門檻極高、投入猶如無底洞,回報低微而門可羅雀無人問津應者寥寥,長期處在高寒深宮中閉關鎖修。兩端的脫節日益擴大,直至相互間鄙夷相輕目無來者看不見彼此。

西方古典音樂技術之魂,西方古典音樂技術最后一人,西方古典音樂技術最后的大師,世界音樂技術泰斗范·尼特夫人在基&督&宗&教音樂技術領域唯一的關門弟子,西方皇&庭&宗&教古典鋼琴音樂技術杰出領袖,西方古典音樂話語的核心柱梁人物帕特大師。

這是一個令偉大更偉大,令神圣成其為神圣,但最終面對像一個普通明星藝人的紹興師爺一般歸宿的人。曲中曲人外人,弦下音陌上桑;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類似于末日風云的這一切都注定只能是屬于極少數人的匆匆記憶。

無疑,帕特大師的離世是對西方創意領域的根本性重創,也有人把這解讀成西方世界創意枯竭衰敗的標志,在疫病中的西方世界最需要撫慰和啟迪振作的時候,這個人卻逝去了。

全球宗教音樂技術之魂帕特死于新冠:西方古典鋼琴音樂正統真的回不去了

回歸西方古典鋼琴音樂正統?真的回不去了:全球宗教音樂技術之魂帕特死于新冠

2020年的圣誕假期,全球音樂人在抗疫的疲憊不堪之余,正準備聊慰一年來種種的悲傷與失落,迎接新年鐘聲的時候,古典鋼琴音樂界傳來一個遺憾的訊息:德國音樂出版人路德確認在圣誕節期間,全球宗教音樂技術之魂帕特已經死于新冠肺炎。

被資深音樂技術領袖們號稱為橫跨科學、藝術、生命醫學、宗&教&神&學、哲學社科眾山交匯之巔的,被死亡雙十字星交叉標識的全球宗教音樂技術之魂帕特大師,據證死于新冠肺炎。

西方古典鋼琴音樂在掌聲與禮拜聲中血脈賁張高歌猛進裸奔幾百年,也在此同時忽然發現一激動起來竟然把親娘給跑丟沒了!

全球宗&教音樂技術之魂帕特大師身上為何會有被雙十字星交叉標識這一說法呢?這是因為要達到這項工作技能所需對應的水平,必須具備極強的數學速算和鋼琴綜合能力作為前提;同時需要全面精通世界宗教法理和禮規習俗;還要深透古典音樂全面的執行技術。這門技藝所需的復雜速算強度和知識結構廣度深度是遠遠超越各種音樂院校的常規認識的,也是許多音樂院校教授們所望塵莫及的;漫長的傳授周期龐雜的傳授重擔也注定只有師徒制教育模式能夠肩負。

業內有一個可怕的魔咒流傳著:掌握這門技術之后一般活不過二十年。而能夠活多久還得靠自己掌握了多少醫學知識:因為據說魔咒二十年還可能罹患各種不治的怪病。所以這項魔咒二十年工作技能就被稱為雙十字星交叉的死亡之卄。

這就是被資深音樂技術業內領袖們號稱為科學、藝術、生命醫學、宗&教&神&學、哲學社科眾山交匯之巔的死亡雙十字星交叉的原因。雙十字星既是大師一生技藝的頂端階段,同時也是生命開始倒計時的人生落幕時刻。該層次音樂素養是日常所見各種大師、巨星們聞所未聞、無法想象的。

換句話說,死亡雙十字星交叉會讓你辛苦一輩子,到頭來就算音樂圣殿上有一個寶座等著你,你的身體恐怕也無福消受。雙十字星既象征著對高超音樂技藝水準的認可勛章,也意味著令人毛骨悚然來自生命末端的嚴重告警標識。

帕特大師是世界音樂技術泰斗范·尼特夫人在基&督&宗&教音樂技術領域唯一的關門弟子,據說培養帕特也耗盡了范·尼特夫人最后的心力和財力。范·尼特夫人早在2005年前后就已經銷聲匿跡了。“那是一種寧靜優雅而妥當專業的離開”,意大利羅馬的學院人士表示。

范·尼特夫人的無聲淡出則也讓整個西方古典音樂界被世人集體詬?。涸谡坡暸c禮拜聲中血脈賁張高歌猛進裸奔幾百年,竟然把親娘給跑丟沒了!

帕特大師曾表示:歷屆新年音樂季世界各地巨星和樂隊天團們使用的曲目,絕大多數將無法經受歷史的檢驗而難以流傳,因為這些曲子完全經不起真正音樂技術科學的認可。甚而感慨:跟這些號稱大師和巨星的人們簡直無法理喻,雞同鴨講,他們只在乎快速出名和盡可能多地賺錢!沒有人愿意動腦更沒有人能夠長期做這樣的艱苦計算了。

很少有人意識到復雜音樂創作有其特殊性,它需要特定嚴格的技術科學體系和完整的知識結構作為保障前提,否則輝煌宏大的場面音樂可能會鬧得貽笑大方而不自知。普通人欣賞的時候當然可以是音樂何需懂,而在專業視角欣賞的時候可就是一言難盡個中滋味了。

而極罕見優秀的數學家甚至也解決不了帕特大師所面對的常識性問題。據說數學基礎極佳的帕特大師,最初在范·尼特夫人那里學的第一節課,竟然需要回去惡補各種知識,私下獨自運算了將近三年,才基本消化所學筆記內容,之后才得以繼續課程學習。而這種大量的隨機復雜速算以藝術創作和社會心理學、宗教神學作為基礎前提,完全無法通過計算機智能來協助代替。

由于這項苦力活吃力不討好,沒有受到其他社會精英上層的足夠重視,門檻極高,學習難度極大,培養周期漫長,工作艱苦而回報甚微,加上有雙十字星魔咒存在,故而幾乎無人應和。后繼乏人。

五年之前(2015年底)帕特大師的身體已然出現各種不適。業界傳其已經在加快培養后繼弟子,但是培養效率和技術質量進展乏善可陳,未接喜報。

如今大師闔然已逝,即便更多符合培養條件的杰出精英,愿意投入大量金錢和時間精力,也不會再有人能引領指點方向,直至復制出新的帕特大師了。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