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小學霸選擇縣高中 有作業幫不擔心與名校差距
2021-02-23 11:09:29 來源:壹點網

“充分用好臺資源。”

春節前夕,針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大規模在線教育寶貴經驗,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等五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大力加強中小學線上教育教學資源建設與應用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也是我國第一個由教育部牽頭、多部門聯合印發的針對中小學線上教育教學資源建設與應用工作的規范文件。

《意見》的出臺,從側面佐證了,在線教育已經成為我國中小學教育的一種重要方式。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在線教育行業用戶規模達4.23億,市場規模預計突破5000億元。

不論是家長、學生,還是教師,都對優質在線教育教學資源有著旺盛的需求。巨大的市場需求下,也吸引了大量的資本快速注入,使得整個在線教育行業變得異?;馃?。

“在中國,教育一直是特別大、特別重要的事情。”2020中國教育報校長大會上,作業幫聯合創始人所暉提到,教育資源的不均衡一直是中國教育的痛點,而在線教育的最大價值,就是普惠。作業幫的初心,正是希望通過技術解決教育資源供給和均衡的問題。

圖片1.jpg

早前,作業幫創始人侯建彬邀請所暉出任聯合創始人時就曾向她強調,作業幫敬畏教育,要做的是一家教育科技公司。而2020年底,作業幫完成E+輪融資后,侯建彬又明確表示,未來要重投教育和科技,增強核心競爭優勢,擴充產品品類,加大新業務布局,為社會持續提供優質教育資源及服務。

放大名師的能力

2020年夏天過完,山東省濟寧市中考第一名的王長錦同學,拒絕了來自市重點中學的邀請,選擇了離家更的汶上縣第一中學。

“一是因為離家,二是因為有作業幫直播課,我不擔心跟他們(市重點)有差距。”王長錦說。

王長錦的學成績一直很好,但語文相對較弱。100分的試卷,他一般能拿到80多分,跟身邊的同學比,這成績已經不錯了,但跟市里的尖子生比,還有十幾分的差距。初三時,班主任老師告訴他,如果想在中考考進全市前100名,就必須想辦法提高語文成績,至少得考90分。

得知同班有位同學報了作業幫的直播課后,數學成績有很大提升,王長錦的父母也幫他在作業幫報了語文、數學兩門課。結果效果明顯,中考時,他考出了總分587分(滿分610分)的好成績。

圖片2.jpg

“作業幫直播課的宋北老師教給了我很多解題大招”,王長錦說,在宋北老師的幫助下,他一分一分地提升,有時候甚至還能拿到滿分。

宋北是作業幫的初中語文老師,有著超過11年教齡的他,教授過200萬多學生,每個跟他上直播課的學生均提分36分。

而在作業幫,有著許多像宋北這樣的老師,比如教授初中物理的譚清軍,帶過的學員物理考試均考到98分以上。數據顯示,作業幫教師團隊中985/211大學、師范大學、國外留學畢業教師占比超九成,主講教師團隊教學經驗均在5年以上,遠超行業均水。

一流的師資,是好的教育的大前提。

但在傳統的教育模式下,一方面優質的教師資源主要集中在一二線城市,像王長錦這樣身處四五線城鎮的學生,接觸到的師資力量有限;另一方面,一名老師一堂課面對幾十名學生就會感到力不從心。

“整個教培體系不缺乏優秀的老師和優質的內容,缺乏的是把這些資源放大、遷移、匹配的便捷管道。而通過技術賦能,在線教育搭建起了這樣的基礎管道。”所暉說。

通過作業幫的直播大班課,一名優秀的主講老師可以面對千人甚至是萬人授課。老師的效能被幾十倍甚至幾百倍放大,讓更多的像王長錦一樣身處四五線城市,甚至更偏遠地區的學生受益。

而為了篩選出優秀的老師,作業幫設置了一系列考核,包括面試、試講、大小考試、磨課、講課、同窗PK等。按照作業幫直播課2020年招聘主講老師的標準,校招只去清北及世界top30院校,社招只招募百強公立校以及大型培訓機構最優秀的老師。教齡標準定為5年以上,經過六輪嚴苛招聘篩選后,錄取率不足3%。如初中部2020年校招13人,全部來自北大清華以及海外名校。

圖片3.jpg

被選中的老師一樣不能放松,入職后還要接受一系列的培訓和考核。據介紹,作業幫建立了專門的教師培訓學院,校招的主講教師需經過3個月的“孵化期”學,加3個月的“實踐期”培訓,總共學17門課程,涉及教育理念、教學技能、學科知識、教育心理學等四大門類,經過半年的培訓和考核才能進入實際教學階段。而社招主講教師除了要求有教學經驗外,還需接受8門課培訓以及2個月的課程磨合,才能進入教學階段。

在保證上課質量方面,作業幫的主講老師每周兩天固定備課,每一節課都嚴格遵循六步備課法(刷題刷教材,備考情備教法備學生,集體串講,封閉討論,課程試講,大招筆記),每2小時的課程至少花12小時來打造。通過精心設計以及邏輯極強的課堂,確保課中有意思,課后有收獲。

優秀的師資力量為教育水提供了保障,而技術搭建的臺則促進了教育公。今天,像作業幫這樣的臺,用技術打破了時空限制,推倒了學校圍墻,也將名師的個人能力放大,這正是在線教育帶來的普惠的意義。

“大招”課程的進階

“楊哥,高考作文真的可以不寫九個自然段嗎?”

作業幫直播課高中語文主講老師楊勇講完作文的謀篇布局后,一位學生對他說,學校老師要求他們的作文必須是九個自然段,否則就直接撕掉。

每一次回答學生類似問題,楊勇心里都特別難受。

在全國,有著大量的老師,因為每天都忙于教研、教學、課件、輔導、批改等一系列工作問題,很難把精力放在教育本質上。為了讓學生們考好成績,這些老師總結了很多簡單的應試套路。但是,類似簡單化的考試套路,不僅不會增加分數,還會適得其反。

而且,學生們的基礎千差萬別,線下教學卻是同一進度,所有上課內容,都不可重復,基礎薄弱的學生,就會越落越遠。

“雙師”直播大班課則不同。負責直播教學的老師有更多時間研究講課,而且學生可以反復回放視頻復。北師大課題組專家認為,互聯網技術手段讓學生的因材施教成為可能,教育和互聯網的結合為教育打開了新的思路。

不過,線下線上,又是涇渭分明的兩種教學環境。

“線下課程,不管你講什么,學生必須聽。但線上的課,5分鐘之內,這個老師講的內容如果學生覺得沒意思,或者說講的方法沒什么用,他可能就走掉了。”楊勇說,如果完全按照線下的方式來講,線上的語文肯定完蛋。

楊勇曾在北京一家國家級示范學校做了10多年語文教師,很受學生歡迎???016年加入作業幫后,最初的幾節直播課,他按照自己在公立學校講課的方式授課時,卻發現完課率特別低,學生根本聽不下去。

經過幾次摸底調研,楊勇發現,來聽直播課的學生,很多來自三四線城市,語文分數按照標準150分制試卷,大多集中在100分左右。他們對語文談不上有多大興趣,只是急迫想要提高分數。

圖片4.jpg

楊勇意識到,要做好直播課,必須開發一套新的線上語文課程體系。為此,他定下了3個原則:有意思,有知識,符合孩子成長規律。經過3年的打磨,楊勇和同事們終于打磨出了“縱橫語文”課程體系。

所謂“縱橫”,就是縱向深入,借助中國幾千年歷史文化,帶領學生深入透析文本內涵,然后橫向拓展,通過增加閱讀量,拓寬學生文學視野。一縱一橫,通過老師的大招,許多學生不但拿到了高分,也真正提高了自己的語文素養。

“縱橫語文”,也是作業幫直播課“名師大招”課程體系之一。

在作業幫,“名師大招”課程體系涵蓋了初中、高中兩個學部的大部分學科。初中大招體系統稱“幫”系列,包括幫語文、幫數學、幫英語等。高中則是針對新高考的九大課程體系:“縱橫語文”、“快數學”、“巧英語”、“易物理”、“簡化學”、“邏輯生物”、“簡明政治”、“三維歷史”、“經緯地理”。

大招體系由作業幫教學教研團隊歷時數年,獨家研發。根據作業幫3億題庫,結合各地中考高實際要求,分層教學,因材施教,一經推出,就達到了明顯的提分效果。

以初中數學為例,針對全國100所名校的考試真題,分類匯編,形成985個考點分布地圖,在這些考點的基礎上,總結了196個??冀忸}大招,以及48個幾何模型。主講老師們教授大招的目標就是:學會一個大招,解決一類題型。

作業幫直播課高中教研教學負責人文煦剛覺得,在線教育只有比線下教育更優質,才具備競爭力。優質的標準只有一條:是否能夠做到老師優、課程優、服務優。讓學生學好只是課程產品的一個方面,如果不能讓學生實現短期最大進步,課程產品即便不說失敗,也不能說優質,就要從教研、教學和輔導多個方面去檢討和改進。這種改進不是按學期進行,是以周為單位進行迭代的。

在線教育的興起,正在引發一場學的革命。它不但促進了優質教育資源均等化,也通過教研教學輔導變革帶來了優質教育新供給 。從這個意義上說,像作業幫這樣的臺,正在深遠的影響著社會的未來。

讓教育更有溫度

2020年下學期開學后,作業幫的輔導老師李晴晴收到了學生伊妹的一封來信。信里說,“在高壓式的學模式下,每當我想要放棄時都會翻出和晴姐的聊天記錄看一看,然后又熱血滿滿地去學。”

在作業幫,有著超過2萬名像李晴晴一樣的輔導老師,他們和主講老師一起負責“雙師大班課”。

經過兩年技術的更迭與市場需求的變化,“雙師直播大班課”因邊際成本低、名師效應最大化等特點,成為了在線教育的一種最佳模式。

“雙師”,也意味著教學質量相對可靠。主講老師負責講課,給學生傳遞方法和知識;而輔導老師負責班級秩序的管理、課后一對一的溝通答疑、以及協助制定學規劃、陪伴、心理疏導等。

因為作業幫的學員遍布全國各地,且70%來自三四線及以下城市,輔導老師們也接觸到了大量的留守兒童,常常接收到孩子、家長的“求救”信號。為此,作業幫小學部輔導教學培訓部啟動了輔導老師“家庭陪伴計劃”,與北師大心理專業專家等團隊合作,為輔導老師提供更多系統的指導。

僅僅兩個半月的時間,“輔導老師家庭陪伴計劃”就跟進了150個典型案例,涉及孩子問題行為、家長教養方式、親子關系、家校溝通等七大方面的問題。

學業、考試帶來的壓力,青春期的困惑,來自家庭方面的問題,在校園生活中與同學、老師相處中出現的問題,留守兒童問題等。每一個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都可能存在這樣那樣的心理方面的問題。

圖片5.jpg

針對學生的各種心理問題,作業幫的寸功臺還上線了“心理疏導推送”功能。當用戶在相關欄目中發表包括壓抑、厭世等負面情緒時,就會觸發臺設置的相應關鍵詞,結合人工辨識,臺會向用戶精準推送心理疏導推文。該功能自上線以來,累計檢測命中內容438331條,發送推文8415條,涉及用戶7000余個。

在作業幫看來,愛是幫助孩子成長的最好方式。愛也能確??萍枷蛏?,讓教育更美好。

實際上,在線教育一直以來都具有市場和公益雙重屬,它是企業對公立教育體系的有益且重要的補充,承載著教育的公益職能。

而作業幫自創立以來,就積極參與公益事業。2018年11月,侯建彬就宣布發起“千帆公益計劃”,開啟教育扶貧公益事業的征程,積極探索教育公益扶貧的路徑和實現方式。

2020年11月,作業幫與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阿拉爾市教育局簽署合作協議。兩地雙師、同上一堂課的教學模式,充分擴大了優質教育資源的覆蓋面,孩子們也感受到了更加豐富的授課模式和課堂內容。

在曾經的貧困縣甘肅西和,作業幫根據當地教育教學發展情況,幫他們制定了“AI+大數據精準扶貧”的全套方案,不但學生可以免費使用作業幫直播課,當地老師也可以無限次登陸作業幫直播課賬號,從而觀摩、借鑒名師的教學場景。

扶貧有短線,也有長線。對人的投資、對教育的投資,是最長線的扶貧,是最有意義的事情。”作業幫創始人兼CEO侯建彬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作為在國內擁有較大用戶規模的K12在線教育臺,作業幫正通過自己的技術優勢,把優秀的老師和優質的內容放大,讓全社會的中小學生教育體系受益。

當在線教育臺都像作業幫一樣,強調教育的本質,用科技作為手段,致力于提升每位學生個體的知識與文化素養的水,它們也就成為了中國教育行業在互聯網時代的“新基建”。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